首页 > 人物 > 正文

恩施男子和女友吵架 一个箭步跳进火车轨道

2019-02-17 19:28:01 编辑:魏杞 来源:彩96

夜幕降临,无名和齐非凡等一群人庆祝了一晚上他拿冠军,第二天早上,他没有惊动任何人,径直前往了都武峰。坐下的骏马仰天长嘶,发出阵阵的嘶鸣声,一阵阵恐怖的力量在席卷,虚空出现裂纹,这也是一只绝世神兽,如果完全成长起来也是异常的可怕。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无名有些疑惑,一路上他已经斩杀了数百乱军,一些乱军都已经杀红了眼睛,见到无名竟然也敢动手。

而且这还不是最让众人惊诧的,最让众人惊诧的是帝辰的行踪竟然被无名的窥破了,要知道,之前无名虽然反应的很快,帝辰的空间能力在无名面前并没有占什么便宜,但是那也是因为无名的反应速度足够快而已,实际上还是后发,不过是后发先至罢了。就算是无名展现出了强横的实力,但是依然没有人真的看好无名能偶和帝辰战斗。

  新华社拉萨2月15日电 题:他们是比钢铁还硬的汉子DD天路之巅看不见的“轨枕”

  新华社记者周健伟、白少波、张京品

  唐古拉,意为“雄鹰飞不过去的高山”。

  2006年,青藏铁路纵跨唐古拉,“钢铁巨龙”穿越世界屋脊。

  随后,唐古拉线路工人接替建设者,进驻“生命禁区”,养护维修青藏铁路这段海拔最高、灾害最多的125公里冻土线路。

  春运时节正值隆冬,平均海拔5000米的唐古拉山区风吹石头跑、雪打如刀割,氧气含量不到海平面的40%。

  为确保火车安全通行,上百名线路工、劳务工坚守在这里,顶狂风战暴雪,排除冻土、大风、塌方等危害铁路安全的险情,用血肉之躯铸成一根根看不见的“轨枕”,托起青藏铁路安全运行的奇迹。

  石头都磨不透的“铁人”

  早上8点半,天刚蒙蒙亮,嘹亮的哨声划破唐古拉的宁静。

  32岁的工长扎西旺堆从床上一跃而起,穿衣洗漱在几分钟内完成。他一边系衣扣,一边往食堂快步走去,把一句话甩在身后:“今天上午有一个小时的维修‘天窗’,不抓紧怎么行!”

  青藏铁路通车已10多年。随着需求不断增加,每天运行的列车已达数十趟。

  扎西旺堆所说的“天窗”,是列车运行间隙的抢修铁轨时间,一次仅一个小时,但是要提前几个小时准备。“必须争分夺秒。”扎西旺堆嘴里嚼着饼子,一字一顿地说。

  唐古拉极度高寒缺氧,快走两步就头晕目眩,胸口憋痛。工人们抱着20公斤重的捣固机,身体伴随着机器轰鸣剧烈抖动,将道渣捣实、固定。短短几分钟,汗水就在额头上冒出,又很快结成冰霜……

  扎西旺堆满嘴胡茬、脸庞黝黑。今年是他在青藏铁路唐古拉线工作的第12个年头。这个藏族汉子,在工友口中是连石头都磨不透的“铁人”。

  扎西旺堆的家在拉萨,2003年初中毕业时,他从老师口中听说铁路修到了唐古拉山,以后会需要很多铁路工人,就报考了包头铁道工程学院的中专班,成为定向培养的西藏第一代藏族铁路工人。

  青藏铁路通车的第二年,扎西旺堆毕业,分配到唐古拉线路车间。从铺道渣,清筛整理道床、边坡,到更换、放正和修理轨枕,调整道岔,拨正线路,再到起道捣固……扎西旺堆跟着老铁路工人学起,掌握了十几道工序,稚嫩的双手也渐渐长出一层又一层老茧。

  现在,扎西旺堆负责起道捣固前的轨道数据检测工作。这要求熟练运用轨检小车、道尺等,牢记两个铁轨的轨距和水平高低范围,“差一毫米,就会影响旅客在火车上的舒适度,铁轨的使用寿命也会缩短。”

  “当铁路工人,干的就是‘硬活’,就要敢碰硬。”大多数时候,扎西旺堆需要跪在铁轨上,侧身脸颊贴地观测铁轨的水平高度是否达标,每天平均要跪下三四百次。久而久之,扎西旺堆除了手上的老茧,膝盖也磨出厚厚的茧子。

  为铁轨而坚守的人们

  唐古拉山的冬季时间超过半年,最低气温达零下40摄氏度。面对艰苦的自然环境和恶劣的气候条件,唐古拉线路工人没有退缩、没有怨言,在人类难以生存的环境下,创造了4300多天安全运行的纪录。

  10多年来,唐古拉线路车间所有工人和劳务工在两根铁轨上工作,也在两根铁轨上生活。车间22名职工、88名劳务工,每天想着的就是确保青藏铁路畅通,让每一辆列车安全平稳通过。

  “来到雪域高原,我们就爱上这片土地;既然选择这份职业,我们就只顾风雨兼程。”驻地楼道里的标语道出了工人们的心声。

  四五月份已是春暖花开的季节,但是唐古拉山依然处在冰雪期。2015年5月的一天,在风雪中劳累了一天的职工带着疲倦进入梦乡。凌晨1点多,急促的电话铃声把大家叫醒:“紧急任务,K1309DK1316段线路被大雪掩埋,影响行车,需要立即施工抢险。”

  车间党支部书记郭登岭、车间主任李彪林立即带领应急队赶往现场,发现线路积雪已高出轨面10多厘米,马上带头组织人员清理。狂风夹杂着雪花打在脸上生疼,零下20摄氏度的气温刺骨寒冷,应急队连续奋战5个多小时才将积雪清理完毕。

  但是,他们还没来得及洗把脸,又有道岔因积雪积冰无法转换,职工们又投入另一场战斗,直至早晨八点半积雪才全部清理完。唐古拉初升的朝阳下,一列客车安全驶过,每一名工人黝黑的面颊上,都洋溢着自豪和骄傲。

  挺起奋斗者的丰碑

  巍巍唐古拉,高耸入云天。

  海拔5068米的唐古拉火车站是无人值守火车站,每年一半时间都矗立在风雪中。只有少数列车为了临时会让,才在唐古拉站短暂停车。

  车站可以没有站长,但是,铁轨离不开线路工。扎西旺堆和工友们长期守护唐古拉线的铁轨,不少人患上了高原病。

  2006年,青藏铁路格拉段开通运营之初,车间为解决职工就餐问题开办了食堂。但是因为生活环境艰苦、自然条件恶劣,聘用的厨师不到两个月就走了。

  时任工长李彪林看在眼里、急在心上,硬是让妻子关掉城里的美容用品店,把3岁孩子扔给农村老家的父母,跟着他来到唐古拉为工友们掌勺做饭。

  李彪林说:“作为雪域天路上的守护者,双肩挂雪、面对寒风坚守在铁路上,就是为了守护每一名旅客的归途。”

  李彪林和他的工友们说不出什么豪言壮语。就是这样一群普通人,在年复一年、日复一日的平凡劳动中,铸就了不平凡的人生。前几年,线路工余国军的老父亲因病突然去世,由于手机通讯不畅,当他得知后已是次日,加上工区离西宁1300多公里,要赶回去最快也得3天。说到这里,他再一次流下了泪水。

  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,中国铁路青藏集团有限公司旅客和货物发送量分别达1655万人次、3400多万吨,同比分别增长10.3%、5.8%,其中旅客发送量创历史新高。今年春运期间,青藏铁路预计将发送旅客148万人次。

  在“生命禁区”,唐古拉线路工人用生命守护天路通途,挺起一座奋斗者的丰碑。

“轰隆!”大星所过之处,一切都犹如是进入了大寂灭一般,破败不堪,天地间仿佛崩碎了开来,犹如火星撞地球一般,瞬间进入了世界末日,无尽的神芒迸溅了出来,席卷出了可怕的风暴,席卷出四方。“不远了!”无名叹道,当真正返回故乡不由得有些近乡情却,当初几人一起结伴上路,现在却只剩下他一人回来,剑无尘还在虚空学府之中,小狼崽也回了万妖岛,连天莫都陷入沉睡之中,十年的时间物是人已非。

  郭帆:科幻片的特殊性

  是它与国家的综合国力相关

 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/李行

  “我觉得十年差不多能够追到中等偏上的水准”

  中国新闻周刊:从国外走了一圈回来后,你说有种危机感,觉得他们如果学会中国文化这种表达方式,会很快扩大在中国的电影市场。科幻领域会有这种文化差异留给中国的空间。你的危机感是怎么产生的?

  郭帆:可能都不只是科幻片,我觉得这种商业类型的电影,也都会存在危机感。前几年,电视局(指广电总局)每年都会派导演去到好莱坞交流学习,我是2014年第二期去的,去的是派拉蒙。

  现在好莱坞六大电影公司都已经来到了北京,前年分别在北京成立了分公司或办事处,也就是说,其实他们已经盯住了我们的市场,主要是中国市场太大,它会很快超过北美。什么地方的市场大,好莱坞就会被聚集,然后就把这个地方变成了好莱坞。其实电影工业说得简单一点,就是一个操作工具,我们有了这个工具,就可以更多地去完成我们想做的事情。

  一开始局里并没有说你们去那具体干什么,就是说交流学习,其实就是让我们去看到中国跟好莱坞电影工业的差距。当时看了之后觉得差距实在是太大了,简单来形容,我们更像是手工作坊,而人家是一个产业化、工业化的体系。这是巨大的一个区别,而且这个区别不光是在工具上,还包括管理方式,以及我们的观念上,这个是全方面的差距。而我们大概要用十年的时间去追赶好莱坞的电影工业。

2月10日,山西太原某影院,民众正在影厅观看电影《流浪地球》。中新社记者 张云 摄
资料图:2019年2月10日,山西太原某影院,民众正在影厅观看电影《流浪地球》。中新社记者 张云 摄

  中国新闻周刊:你觉得十年够吗?

  郭帆:我觉得十年差不多能够追到中等偏上的水准。拍摄工业水准,我们大概有25年到30年的差距,我们需要十年来追上;特效大致差距在10到15年。

  中国新闻周刊:你合作的几个后期公司在国内应该也是做得比较好的,他们在国内的生存现状怎样的?

  郭帆:其实且不说国内顶级的特效公司,即使好莱坞顶级特效公司,如果连续三个月没活干的话也得倒闭。比如工业光魔,2000人的规模,包括威塔,2000人的规模,这么多人,他们如果没有活,就一定会出现问题,即便工业光魔也撑不过三个月。国内同行必须得不断地有类似的这一类片子出现,才能生存下去。

  中国新闻周刊:像工业光魔,当时对你们项目很感兴趣,后来没合作是因为报价吗?

  郭帆:对,实在贵太多了。大概差十倍。还有一个沟通成本问题。沟通成本包括两个方面,第一,不是语言问题,它是文化的差异问题,比如我们一些很传统的、很中国文化的这些东西,他们可能就根本不能理解,这是一个文化障碍。另外一个障碍是什么?就是说一般这种一线的好莱坞特效公司,都在制作好莱坞一线的大片,那么它很难把好的资源分配给你。

  “我觉得每一个导演在现场都是在去演一个导演”

  中国新闻周刊:你们在国外走这么多圈,了解到他们当时科幻片的起步阶段,跟你现在拍《流浪地球》的这个阶段,有什么不同吗?

  郭帆:起步阶段,我觉得是接近的,因为科幻片有一个特殊的属性,就是它跟国家的综合国力相关,因为科幻片的创作也是基于现实。比方说我们玉兔能够登陆到月球背面,然后拍照片,那么国人就会坚信我们的航天力量。那么我们在电影中看到我们的航天员,包括空间站,就不会怀疑。所以在一开始美国真正科幻兴起的时候,上世纪70年代末期,有另外一个背景。当时处在冷战的高潮期,所以它从各个方面都需要证明美国是有足够的综合国力,然后国内的观众也特别希望看到美国是强大的,因为是要对抗苏联,这是一个背景。我们现在正好是一个复兴期,中国的文化自信,以及我们国民对自己国家的信心会越来越足,这样的话才能给我们科幻创作提供土壤。

  中国新闻周刊:筹拍过程中的预算超支有几次?

  郭帆:大概有两次。前期拍摄中的超支是由于超期带来的,因为比想象中的要难拍很多,我们超期超得比较多。另外一个超支是在特效的部分。也跟缺乏经验有关。

  中国新闻周刊:在片场,发生什么事情是你不能容忍的?

  郭帆:低级错误。因为我们做的这个东西,但凡是因为我们探索工业化过程中所犯的错误,或者说我们之前传统拍摄中没有过的东西、没有过的部门、没有过的职位、没有出现过的人或做的事情,出现了问题我都可以容忍,因为我们在探索。但是如果常规拍摄中那种基础性的错误一而再,再而三犯的话,我就会比较生气。

  生气和不生气其实是需要有规划的。有时候大家松一点,可能需要用这种方式去让大家紧一紧;如果大家都很疲惫的时候,也需要用一些放松的方式让大家能够松快一点。我觉得每一个导演在现场都是在去演一个导演。

  中国新闻周刊:有哪一场戏是你个人特别喜欢,但没用到电影里的?

  郭帆:有一场是韩子昂,就是吴孟达老师演的那个角色的回忆,他回忆他年轻的时候,因为我们设定那个年轻角色是一个1999年出生的人,当时他在上海打工,就是在冰天雪地的环境下变回到今天上海的样子。那段没用到片子里。

  中国新闻周刊:对于中国科幻工业的发展,从扶持的角度讲,你觉得哪些方面可以有改善空间?

  郭帆:如果从一个良性发展的角度来讲,我觉得可能需要更多的补贴,特别是物理特效部门。所谓的物理特效部门,就是我们制作枪支、外骨骼、装甲这些特殊道具的部门。 如果说待遇,包括社会认同感,达不到创作人员原来的那个行业内的标准的话,他就很难说我不干之前的,我来做这个。包括很多概念设计师是在游戏公司,游戏公司本身薪金就高,他为什么要过来?这不光是一个热爱这么简单的事情,他得解决这些问题,所以包括一些海外人员来到国内,他怎么去解决子女问题,配偶问题,住房的问题。

  中国新闻周刊:在你个人的评分系统中,假设10分为满分,你给自己这部戏打几分?

  郭帆:我得加一个认定条件,就以我个人能力来讲,我打百分。因为我觉得我和团队已经竭尽全力了。包括到现在我们的工作人员还有在医院住着,就是被累倒的。

  “我觉得电影不要直接跟民族情绪挂钩”

  中国新闻周刊:你是什么时候觉得自己特别适合做导演的?

  郭帆:就是十五六岁的时候吧。 当年看了两部电影,一个是美国导演卡梅隆的《终结者2》,我觉得那个片子从技术角度,从人性角度,从情怀角度上看,都是无与伦比的,即便是今天,我也拍不出来那种,太厉害。另外一部是陈凯歌导演的《霸王别姬》。看了这两部影片后,我特别希望去做电影,因为之前小时候喜欢画画,我特别希望我的画可以动起来、有声音。

  中国新闻周刊:你觉得你最擅长和不擅长的地方是什么?

  郭帆:我最擅长图像表达,因为我原来画漫画,所以我几乎可以把所有文字都转化成图像。不擅长的是人际关系处理,只不过现在我觉得比原来好很多。

  中国新闻周刊:在这个片子制作的过程中,你经历的最低潮期是在什么阶段?

  郭帆:后期阶段。包括剪辑的尾期和特效的中后段,工作量大到你计算一下,就是不吃不喝不睡,时间都不够的感觉。那段时间几乎每天只睡两个小时。这期间需要不断地去做心理建设,每天睡觉前都会有疑问,都会自我怀疑,就是人生三问:我是谁,我在干啥,我要去哪儿。基本上都是这种问题。

  中国新闻周刊:有答案吗?

  郭帆:没有,其实就是在想要不要继续坚持下去。

  中国新闻周刊:现在,有些网友说,喜不喜欢这部电影跟爱不爱国画等号,对此你如何评价?

  郭帆:我觉得电影就是电影,最好不要跟民族情绪直接挂钩。其实这部电影很简单,就是讲的父子情感。

  (丁彦婷对本文亦有贡献)

 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2019年第5期

  声明:刊用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稿件务经书面授权

“没想到血衣公子竟然真的死在了无名的手中,而且是毫无悬念的就被击败了,是这无名太可怕了吧!”“难道偌大的虚空学府都没有一个人可以赐教一二的么?这可真太让我失望了!”令狐元故作可惜的样子说道。这么一步步的被他们调动着走,也不是办法,那些愚夫愚妇的指责无名根本不会放在心上,不过这些流言倒是给了无名另外一个想法,这齐国联军号称联军,就是因为由各个势力组成的,其中有心甘情愿为齐国卖命的,也有是被迫的。

© 2018 彩96版权所有 彩96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文明上网 网站地图